七彩的家

一路上也算历尽艰辛,我们终于到了这座临海小城:巴塞罗那。到时已是下午,还未来得及多看看这山上的七彩学校,我们便早早寻了各自的接待家庭,散到了城市的各个角落。许是这里的孩子大多显得成熟,或是我实在有些幼稚,我竟然与家里12岁的孩子Sandra聊得很欢。

回家的路上,妈妈在前面开车,我和Sandra一起坐在车的后座上。她教我西班牙语,我教她中文,互相纠正着对方的每一个发音。半小时的车程就这样在我们的笑语里一晃即过。现在的我和她或许早已记不得哪怕一个词了,但我清晰地记得那一路的欢笑与轻松间,初来乍到的紧张如何一下子没了踪影。

当晚,通过邮件知道我爱搜罗天下美食的他们给了我一个最棒的见面礼——一顿大餐。不得不说妈妈真的好厉害,一锅海鲜面毫无腥味,只留海洋鲜美清新的味道,配上橄榄做的特色软膏,当真回味无穷。

吃过他们招待我的美味,我也拿出了赠给家里每个人的礼物。其中,我送给妈妈的是一条蓝色绣花的丝绸围巾和一对红色金纹的耳坠。妈妈在之后几天一直戴着我送她的这些小玩意儿,甚至后来作为校长团的一员回访中国时,也还戴着那条绸缎围巾。在这对我默默的支持和感谢里,我体会到西班牙的热情里,同样有深沉和含蓄。

那之后,我们围坐在桌前,聊着文化与生活,隐约间倒好像才认识不久的我们其实本就是一家人,侃侃而谈,一直聊到深夜。来到他们为我准备的房间,床头上,放着一张小小的贺卡。虽然卡片无外乎只是一张A4纸打了对折,上面的字迹也涂改了多次,但我还是喜欢。喜欢那两个大大的、明显是照着描出来的字:”你好”。西班牙的好客,就是这样不善修饰,却有最发自内心的真诚。

在这个家庭的第三天晚上,我代替了大厨妈妈,着手来做当天的晚饭——饺子。不过这顿饭,做得却是极其曲折。

我本来要做的是羊肉胡萝卜陷的饺子,然而超市并没有羊肉馅。无奈,我只能退而求其次选了牛肉陷。然而,这所谓的牛肉馅,其实是汉堡肉。不止牛肉,我这一顿饺子用白胡椒熬了花椒水,用橄榄油替代了香油,用全麦粉替代了面粉,用酱油替代了醋。更何谈拿烤盘当案板,拿啤酒瓶做擀面杖啊。然而幸福的气氛却是不必说的。小小的锅就着小小的灶,氤氲的蒸汽里五个五个慢慢煮这锅全家齐动手包的“饺子”。家里每个人,都爱极了这顿十点多才姗姗来迟的晚饭。


七彩的学校

我们的接待学校阿美琳拉伊埃学校Hamein-Laie International School是一所私立学校,也在地中海边,是巴塞罗那第一所开设中文选修课的学校。学校里的学生有5岁的孩子,也有18的高中生。他们对年龄的区别大多表现在颜色上:校服的颜色、教室的颜色、餐桌的颜色……我们去上课的班级几乎都是蓝色调的学生,也就是年龄最大的年级。他们乍一看并没有对我们的到来表现出什么,但一起交流时却不难感觉到他们满溢的热情。上中文课时,虽然他们几乎听不懂我们在说的话,他们却是在努力地听,愉快地用自己会的中文与我们说说笑笑。对于语言学习中犯的错误,他们似乎毫无顾忌,这也不禁让我对他们的教育感到好奇。我发现,在一个校长能叫出每一个人名字的学校,又有哪一个人会感到生疏呢?这分明是一个家的环境,给了他们大胆尝试的勇气,和对他们学习中每个错误的包容。

在这所学校里,我最为难忘的一节课,是一节同橙色调的五岁孩子们一起上的课。在那节课上,我们,两个初中生和两个高中生,是他们的讲师。我们的任务,是要让他们知道一个遥远的东方国度,是如何庆祝新年的。

在课上,我们给他们看了课前特意制作的生肖鸡,给他们讲了年兽的故事。他们只是一群五岁的孩子,坐在小小的凳子上,矮矮的桌边,但他们呆呆萌萌的眼睛聚精会神的望着我们,听着我们磕磕绊绊的英文讲述。猛然间,我突然觉得,欧洲的小脸和亚洲的容颜相望,成了极为和谐的一幕。

阳光透过落地的窗子倾洒,打在本就明亮的橙黄色上。五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,但窗上高高低低贴着的大红的窗花,证明了曾有一众东方的孩子,在这里种下了中国文化的影子。也许许多年后这些孩子再看到这些小人和鱼纹的花式,也会想到我们吧。


七彩的城

当然,不光是喜欢学校,不到一周,我便也喜欢上西班牙。

在巴塞罗那的第一天,我们逛了巴塞罗那市区。典型的欧式建筑将街道压成了一线天,我们便在其中如水中鱼一般穿梭。而当豁然开朗时,出现在眼前的,是一栋宏伟的哥特式教堂,这就是传说中的Sagrada Familia神圣家族大教堂。据说,在巴塞罗那任意的地方,一抬头都能看到这座已经建筑了快两百年还未建成的大教堂。这是我在了解不同时期的欧洲教堂后第一次品味身在其中的感受。仰望教堂,透过彩色玻璃的光斑驳地打在墙上,映出了奇幻的色彩。

       巴塞罗那这个小城实在是太奇妙了。当你走在倾斜的山路上,不知孰谓水平时,你会觉得海平面并不是水平的,而是向着天上延伸而去,与云连成一片。这又让我回想起一天前坐在飞机上俯瞰,视野中好像全都是云雾缭绕。直到我在云雾中看到一叶游船,我才发现飞机的下面就是海,与云连成一片的大海。

以前提到西班牙,我总是最先想到斗牛、黑暗艺术等等,这些使我觉得西班牙这个词,似乎生来就带有些许热闹与奔放,甚至还有一点点血腥。然而,当我真正踏足这片被我幻想成无数版本的土地时,我才发现,一切,这样不同。

从西班牙的小街望去,窄窄的路两边都是欧式的小楼。这些小楼极有特色,却并不张扬,就好像他们所在的位置,是早早就为它们留好的。街边,行人不是很多,落了叶的枯枝,柔和了城市棱角分明的建筑的轮廓,让人犹如在一幅极美的油画中。而这油画必是一幅远天上有鹅黄的浮云的画。步于街上,用相机取着这冬日小城的景,不由得,也好像画中人一样,拥有内心的平静与安详。

巴塞罗那多山。走在山上,向那山下眺望,视野尽头,必是那淡蓝的海。地中海虽然从地图上看不大,但实是望不到边。山海相伴,天也仿佛开阔了许多,习惯了小楼的巴塞罗那人在这恢弘的景观中,又怎会感受不到自然的壮阔。深深沉醉其中,他们的内心,自也会与那波波不息的海浪一样,宽厚,平和。

西班牙人极爱马赛克的风格,一小块一小块纯色的石片片片相拼,组成了细碎却可爱的图案。石片,比之油彩深沉,没有那样炫丽,却有着纯净的美感,无怪乎单纯而可爱的西班牙人会爱上这独特的艺术。

马德里的边郊,我们与塞万提斯笔下的风车巨人相逢,不同于荷兰的木制风车,西班牙这十二座立于山顶的风车,有着可爱的淡蓝色锥顶,和纯白色的粗糙圆柱形主体。阳光透过阴云略略打在洁白的风车上,纯净之感油然而生。

这,也许就是西班牙的风车罢。有一点可爱,有一点童真,更有一点沉醉于湿润小风中的宁静。风车如此,人也如此。西班牙的人,似乎,便是这样单纯得有点可爱地生活在地中海旁。


也许我应该感谢,感谢这次旅途,让我认识了巴塞罗那,认识了马德里,认识了一个冬天下着小雨的地方,认识了我的伙伴,Sandra。我与她分享着我们的故事,并永远践行着我们的约定——Best Friend, Forever,做永远的朋友。


七种颜色,一种颜色

赤色的奔放,

粉面的笑容,

湛青的天空,

碧蓝的海洋,

当华夏的红遇上西班牙的红,

当稚嫩的笑声背后是最真诚的倾听,

当偶然的寒暄就能开启热忱的对话,

当一朝的离别被续以周周期待的问候,

他们在巴塞罗那奔放自由的表象下,

发现了最细腻深沉的关切,最简单纯粹的好奇,最沉静安然的心境

留下的东方味道,有了新的味道

带走的地中海故事,

也在时间的淘洗里,

呈现出最本真的颜色

——爱的颜色